注册
最新资讯
当前位置首页 > 湖北分站 > 辛亥文献 > 专著连载 > 《辛亥首义史》(连载42)

《辛亥首义史》(连载42)

辛亥革命网 2015-06-25 11:04 来源:辛亥革命网 作者:冯天瑜,张笃勤 查看:20814
在汉阳设防期间,有日本人大元与黄兴为旧识,是时见民军势盛,特来投效,建议反攻汉口,一鼓扑灭清军。

  (二)民军反攻汉口及其失利

  在汉阳设防期间,有日本人大元与黄兴为旧识,是时见民军势盛,特来投效,建议反攻汉口,一鼓扑灭清军。黄兴正不甘郁郁防守,闻言大喜。王隆中又请战不已。在此期间,汉口商民、旅汉外侨,以及由北而南的军界、学界人士,亦纷纷将清方情势报告黄兴,不曰北京如何恐慌,即云汉口清兵毫无斗志。加上独立的省份日多,湖北且为中央军政府所在地,如能收复汉口,其振奋人心的作用,显而易见。尤其是11月6日吴禄贞在石家庄被刺消息传来,党人万分愤慨,纷纷主张速战。凡此种种,都促成了黄兴反攻汉口的决定。

  11月14日上午九时,黄兴在总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,各部队长官和司令部重要人员均出席。参谋长李书城对反攻计划和应行准备事项作了说明。

  设在汉阳的战时总司令部积极准备反攻汉口,但武昌方面的军政府却另有意见。黎元洪身边号称“小诸葛”的吴兆麟即不同意反攻汉口,他说:“不战而屈人之兵者上也。”吴兆麟与孙武、杨玺章等人认为,民军新兵多,大炮缺乏,不宜进攻,只能固守。其时,吴兆麟被派到战时总司令部任副参谋长,又在鄂军中有相当威信,其不赞成反攻汉口的主张自然产生一定影响。刚到汉阳的湘军甘兴典也认为反攻没有把握,甘还与王隆中就应否反攻汉口,在黄兴面前争执激烈。王隆中说:“你是巡防军,只能守城,不能打仗”;甘兴典说:“我你在打仗的时候再见高低。”[ 见李春萱:《辛亥首义纪事本末》,《辛亥首义回忆录》第二辑,第208页。]面对歧见迭出的局势,黄兴却坚持反攻汉口的意见。吴兆麟以黄兴不纳己谏,当即向黎元洪反映。深通世故的黎元洪,态度模棱两可。黎私意以为,一战而胜,都督威望益高;反攻失败,则咎归黄兴,正可挫伤激进派的气势。军务部长孙武也采取与黎元洪相类似的态度。

  11月15日下午九时汉阳总司令部发出总攻击命令:“明日渡襄河”,“出其左岸,攻击汉口满军”[ 李廉方:《辛亥武昌首义记》,第170页。]。进攻部队以白布条斜挂背上作为标记。凡民军所占之地点举火为号。同时通知武昌凤凰山炮队,于民军施行攻击时,即向汉口射击,声援进攻民军;归顺的海军采取相同动作,武昌凤凰山、黄鹤楼、汉阳大别山等处设置讯号联络。战前准备,相当周密。

  11月16日上午七时,黄兴分派骑兵和便衣侦探多人搜索敌情;又派人自长江下游潜渡汉口,扰敌后路。午后三时黄兴率总部人员赴花园。各部队均已开始动作,炮队进行射击。午后五时半黄再次发布命令,对各部行止作了具体布置,湘军第一协统领王隆中率该协为右翼进攻队。及时由军桥渡河前进,展开于博学书院北端至襄河左岸之间,须与湘军第二协联络。湘军第二协统领甘兴典率该协为中央进攻队,俟湘军第一协渡河毕,即由军桥渡河前进,与右翼进攻队联络,展开于博学书院以北堤防之线。步五协统领熊秉坤率该协为左翼进攻队,俟湘军第二协渡河毕,即陆续渡河前进,右翼与中央进攻队联络,向北展开。此外,对炮队、工程营也有所部署。[李廉方:《辛亥武昌首义记》,第170页。]各部奉令后,即侦察地形,按规定时间次序渡河前进。晚十时由军桥渡河的民军陆续进至开阔地带。其时风雨交加,泥泞载途,新兵多自动举火照明,语声喧嚣,大违夜袭戒律;但清军亦多在民房取暖,未予戒备,故民军仍得顺利占领阵地。大别山、凤凰山炮队亦向汉口之敌射击。兵工厂至黑山一带民军则不断放枪。十一时,民军第四协由南岸嘴向敌猛冲渡河,清军以机关枪扫射,民军仍退回南岸嘴。时黄兴自上游到达汉口,见清军处于防守地位,民军则大部得登彼岸,心中甚喜,即严令继续前进。玉带门方面接战猛烈,清军有不支之势。黄兴复以电话通知第四、第六两协迅速渡河。是晚双方在玉带门一线对峙,射击无一刻间断。至17日晨三时许,玉带门之敌向东北退却,黄兴再三电催第四、第六两协奋勇渡河,终以敌方机关枪扫射不停,四、六两协未能完成渡河增援任务。17日上午九时,甘兴典所率湘军第二协迫近居仁门,鄂军第九标进至王家墩。清军有继续后退之势。

  据汉口既济水电公司总经理宋炜臣11月18日向武昌军政府报告,这次民军进攻,清军惶恐万分,“业已预备火车,施行退却”[李春萱:《辛亥首义纪事本末》,《辛亥首义回忆录》第二辑,第209页。]。下午二时,清方援军赶到,阵脚才稳定下来;而民军因作战经宵,且其他部队未能渡河,在清军增援部队的机关枪扫射下,甘兴典部渐渐动摇,继而溃退。王隆中头部受伤,被人扶下战场。甘、王两部互为影响,竞相后撤,民军顿时转入逆境。黄兴见状大怒,下令后退者斩,并当场处决二人,溃退仍难制止。

  民军进攻之时,黄兴为激励将士一往无前,取“破釜沉舟”之意,曾拆去一段浮桥,此时溃兵争渡,溺毙者不少。民军退却,清军以为是诱兵之计,“不悉何故,竟不追击”[《日本驻汉口总领事馆情报·第三十九报》,《辛亥革命资料》(《近代史资料》1961年1号),第575页。]。清军“后见民军渡桥拥挤,并浮水而过,仍莫名其妙,于是逐渐前进,复占硚口、玉带门一带”[李春萱:《辛亥首义纪事本末》,《辛亥首义回忆录》第二辑,第209页。]。

  民军反攻汉口之役,计死伤军官五十七人,士兵七百九十二人,武器损失甚巨。黄兴回到昭忠祠,愤懑万分,几欲自杀,经左右劝解始止。

  11月17日晚间,民军各部退回汉阳,黄兴下达防守命令:

  一、满军仍占领汉口龙王庙至玉带门一带。

  二、本军今夜仍拟防御汉阳,以战斗形彻夜。

  三、步四协仍占领南岸嘴至兵工厂东端附近。

  四、步四协防御兵工厂。

  五、步五协在兵工厂与钢药厂之间占领阵地。

  六、步六协占领梅山及割丝口一带。

如需转载,请先联系我们。 (投稿EMAIL:xhgm@xhgmw.org 在线投稿
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合作支持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律师 | 隐私条款 | 感谢表彰 | 在线投稿
   2008-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鄂ICP备19017968号-1

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