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最新资讯
当前位置首页 > 湖北分站 > 辛亥文献 > 专著连载 > 《辛亥武昌首义》(连载1)

《辛亥武昌首义》(连载1)

辛亥革命网 2020-12-30 10:41 来源:武汉出版社 作者:严昌洪 严锴 查看:70147
《辛亥武昌首义》是严昌洪、严锴先生的最新著作,由武汉出版社出版,授权辛亥革命网独家连载。

  编者按:《辛亥武昌首义》是严昌洪、严锴先生的最新著作,由武汉出版社出版,授权辛亥革命网独家连载。

 

负笈东渡:湖北留日学生界

 

  清末湖北革命火种由吴禄贞于1903年在武昌花园山聚会上点燃,而吴禄贞成为湖北早期革命派重要人物,是他在日本留学时受到孙中山革命思想影响的结果。

  甲午战争中国遭到惨败后,国人痛定思痛,认识到中国欲求自强,一定要学习西方,而日本明治维新学习西方卓有成效,中国可以通过学习日本而学习西方,一时成为朝野共识。湖广总督张之洞在其代表作《劝学篇》“游学”一节中列举了游学之国西洋不如东洋的几条理由:中国派学生去日本留学,路程短,盘费省;日本近中国,考察比较容易;日文与中文“近似”,容易通晓;日本人在学习西方时已把不适合东方国情的内容删改,中日国情民风相近,容易仿行。如果多派学生赴日留学,可谓“事半功倍,无过如此”。

  清政府于1898年5月正式决定向日本派遣留学生,初拟从文风较盛的湖广、江浙和直隶选送200人,但由于各省当局并不热心,名额缩减为64名,而最终成行者仅48人。其中湖北20人,占40%以上。这是因为张之洞基于前述认识,对派学生留学日本持积极态度,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指令湖北酌派武备学生赴日学习军事时,张之洞立即于当年底一次就选派赴日游学学生20名。以后湖北一直是派遣留学生比较多的省份之一。以张之洞名义颁发的《学堂歌》中不无自豪地唱道:“湖北省,二百堂,武汉学生五千强。派出洋,学外邦,各省官费数不广。湖北省,采众长,四百余人东西洋。”湖北派遣这么多留学生,是希望他们在日本学校“熏陶睹感,造就成材,储备国家干城之选”。

  据日本外务省档案记载,由1898年夏天开始,张之洞即与湖南巡抚陈宝箴往复商议,反复挑选,物色赴日深造的武备学生,直到出发前才将名单确定。据张之洞《咨送派往日本游学学生姓名、年岁、籍贯》(光绪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)载,当时派赴日本游学的20人是:

  徐传笃,年二十五岁,江苏江宁府上元县人,廪生。

  易甲鷴,年二十五岁,湖南长沙府湘阴县人,文童。

  傅慈祥,年二十四岁,湖北安陆府潜江县人,候选州同。

  万廷献,年二十二岁,湖北武昌府武昌县人,附生。

  吴绍璘,年二十一岁,湖南长沙府湘阴县人,从九品。

  邓承拔,年二十岁,湖北武昌府江夏县人,监生。

  杜锺岷,年十九岁,贵州贵阳府贵筑县人,文童。

  吴禄贞,年十八岁,湖北德安府云梦县人,文童。

  文华,年十八岁,荆州驻防正红旗六甲喇人,文童。

  高曾介,年二十五岁,直隶天津府南皮县人,文童。

  刘邦骥,年二十五岁,湖北汉阳府汉川县学增生。

  田吴炤,年二十五岁,湖北荆州府江陵县学增生。

  铁良,年二十五岁,湖北荆州驻防增生。

  刘赓云,年二十四岁,湖北汉阳府沔阳州学附生。

  顾臧,年二十四岁,广东广州府番禺县国子监生。

  吴元泽,年二十三岁,湖北郧阳府保康县学附生。

  吴茂节,年十九岁,安徽徽州府休宁县监生。

  卢静远,年十八岁,湖北郧阳府竹溪县学附生。

  吴祖荫,年十八岁,湖北武昌府蒲圻县学附生。

  张厚琨,年十八岁,直隶天津府南皮县监生。

  20人中,湖北籍(含荆州驻防)学生加上张之洞长孙张厚琨,占了13个名额,主要是武备学堂和两湖书院学子。

  这些由官方精心挑选的学生,到日本没多久,就辜负了官方的期待,有的甚至走向反面,成为反清的革命志士。孔祥吉教授在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,查到张之洞1900年通过江汉关道岑春蓂给日本的一个照会。因该文为各种张之洞集未收的佚文,特全文照录,以保存史料:

  大清钦命二品顶戴,湖北汉黄德兵备道,江汉关税务兼办通商事宜岑为照会事:

  光绪二十六年十一月初八日,奉督部堂张札开:照得本部堂于前年冬间,遵旨派出洋学生,前赴日本学习武备、工商、测绘等事,一切衣装资斧及常年学费,均由公家筹备等因。日本士民风气,素重尊亲,学校营伍条规,首明忠义。其于在营卒伍,在校生徒,训练教导,意美法良,能使人人具有尊君亲上之诚,爱国保邦之志。是以湖北派遣学生甚多,期其熏陶睹感,造就成材,储备国家干城之选。

  承日本国外部、文部、参谋部、陆军省,推诚优待,照料周详。各学校校长、教师,训迪殷勤,规程严密,本部堂实深感佩。乃访闻诸生中,竟有惑于康梁邪说,不知自爱,亲附乱党,勾通会匪者,如刘赓云、吴祖荫、程家柽、王璟芳、卢静远五名,到东后,竟为康党所煽惑,潜与结交。近日所发议论,专宗《清议报》之邪说,设立私会,奖助乱人,赞美逆谋,极为悖谬。

  其中,刘赓云、吴祖荫两名,尤为狂悖,查出与湖北乱匪书信,其中言语种种,骇人听闻。兹将格外从宽,暂予涵容,予以自新之路,望其为改行率教之人,应请日本学校校长、教师、各军队长,严加管束,恺切训诫,如真能醒悟改悔,涤去旧染,屏绝乱党,不与往来,痛戒邪说,不再妄论,确有改悔实绩,方可准其留东毕业;若罔知悛改,自外生成,应即立予屏逐,不稍姑容。

  又吴禄贞一名,闻其托故潜行回华,并未回到湖北,曾在大通滋事,现又潜回日本学校。

  又沈翔云一名,本系湖北武备学生,因事革除,旋自备赀斧,前往日本亦入学校肄业,凡乱谋悖论,皆该生所倡首,尤为险谲之徒。

  以上两名万万不可教训,应请日本学校查明,即行斥除。

  所有革退学生空额,湖北当即日另派学生前往补数,经此次声明在先,俾中外各国,皆知系湖北已经查明屏逐之人,将来即使别有悖乱之事,亦不与湖北相涉,务望日本学校、军队,勿再使其逗留生事,引诱善类,惑众败群,是为至祷。

  此外,各学生中,于邪正辨识力未坚,依违两可者,务请各校长、各教师、各队长,随时开导,设法防闲,端其趋向,俾免误入迷途。

  其深明义理,守正不挠者,往往为附乱者恫吓劫制,相处颇系为难。尤望各部、各衙门大臣转饬各校长、各教师、各队长,优加奖劝,令各安心向学,克底于成,则本部堂企望感佩,定当永矢弗谖。

  总之,湖北苦心筹措经费,派遣学生出洋,深望学成致用,供他日国家之任使,是不能听其甘心从乱,倒戈反噬,致为大义所必绝,公论所不容,若不予行杜绝,则莠草不除,嘉禾难植,明理安分,专心学习之士,转致心怀恐惧,不能自安,以后人多不敢再赴东游学,是于大局有关,倘为众论指摘所加,湖北实不能当此重咎,且亦于日本学校声名有碍,想日本各部大臣,断断不以此等悖乱之徒为然也。

  除咨出使日本李大臣,并札监督钱守外,合亟札饬该关道即便遵照,迅速照会驻汉日本领事,请其转达外部、文部、参谋部、陆军省各大臣,转饬成城士官学校暨各联队长官,查照文内指出各学生姓名,分别训诫,管束开除,以弭乱衅,而防效尤。其明理安分,专心学习者,务望力加保护,实纫邻谊,窃嘱其速办并照复,是为至要等因。奉片相应照会。为此照会贵领事,请烦查照,希即按照督宪文内指明各节,迅速办理见复,以便转报察核,望切施行。

  须至照会者,右照会

  大日本钦命驻札汉口兼管九江、岳州本国通商事宜领事赖川浅之进

  光绪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

  [ 转引自孔祥吉:《日本档案中的张之洞与革命党——以吴禄贞事件为中心》,《福建论坛(人文社会科学版)》2010年5期。]

  前述第一批派赴日本的20名留学生,在照会中被特别点名的有刘赓云、吴祖荫、吴禄贞。傅慈祥之所以没有被点名,是因为他在自立军起事失败后已被张之洞处决。此外未被点名的还有万廷献,他是在吴禄贞等人之后回国参加自立军起事的,刚到上海而事已败,遇到吴禄贞自大通逃沪,乃同走日本复学。这里还要提到之前和之后赴日留学的两位,一位湖北房县人戢翼翚,他早在1896年派为清政府驻日使馆东文学堂的附读生,进入嘉纳学校学习日本文及日本语学。另一位即刘成禺,武昌人,出生在广东番禺,20世纪初年在两湖书院肄业,1902年,受湖北官派赴日留学,在孙中山领导下积极从事反清活动。就是这些人,在孙中山革命思想指引下,成为湖北最早的革命派,他们将海外革命思想传播于湖北武汉。蔡寄鸥《四十年来闻见录》称:“余入两湖学校,正值张文襄督鄂之时,其时留学生纷纷回鄂,散布于各旅社各学社中,大率为速成师范毕业,向各校谋任教习者,海外革命空气,亦赖留学生之传导,渐侵入于青年学生之脑中。于是夫排清革命之口号,在茶楼酒馆中,亦习闻之。一日,余偕友游鹤楼,楼上酒座中,有极热烈之猜拳声,高呼‘要革命’‘命要革’‘独立’、‘排满’‘要革命’‘命要革’‘国旗’‘排满’。‘独立’者,一指之称,‘国旗’者,九指之称,即隐射九星旗也。其他如称二则为‘对待’,称五则为‘全球’,称七则为‘来复’,称十则为‘大同’等等,皆寓有革命之意。虽军警在侧,猜拳者均视若无睹焉。唐才常被杀未久,而革命空气尚如此紧张,足见民意所趋,如水之就下,沛然莫之能御也。”将革命思想的传播寓于饮酒猜拳娱乐中,可谓当时革命青年的一个发明。

如需转载,请先联系我们。 (投稿EMAIL:xhgm@xhgmw.org 在线投稿
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合作支持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律师 | 隐私条款 | 感谢表彰 | 在线投稿
2008-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鄂ICP备19017968号-1

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